传教士姿势

传教士姿势

治法抒其胆气,少加导水之药,则胆气既伸,得决其一往莫御之气,自然水通而精亦化也。 苟再用寒凉,必至损伤脾胃之气,肺金何以养哉。

且食至岁月之久,宜当消化,何久留在腹乎。盖肝藏血而不藏水,外来之水多,则肝闭而不受,于是移其水于脾胃。

夫肝属木,最能克土。治法补二经之虚,兼散其寒邪,则阳气自旺,寒邪难居,得汗可解。

惟是酒性大热,今不特不解其热,并且用肉桂以助其热者,以湿之不行,由于命门之火衰也。不知金各不同,金得清气则能生水,金得浊气不特不能生水,反欲得水以相养,故大肠得气之浊,无水则不能润也。

二剂血止,再二剂全愈。心胆二经之气耗,邪又何所畏,肯轻出于表里之外乎。

 仍服逐蛇汤,四剂而愈。及其后也,不特水之骤崩,且火亦骤降,关门不闭,上下尽开,不啻如崩湍倒峡,建瓴而下也。

Leave a Reply